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慕容雪

因为有爱,在二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月的念想  

2010-04-02 20:40:34|  分类: 最美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还没从三月乍暖还寒的懵懂中走出,四月的脚步就这样忙不迭地来了……

    那满片金黄的油菜花清晰地勾勒出每一块耕种土地的轮廓,或是狭长,或是正方,或是多角,远远地看如此清晰和明了,如同远去的事在四月天中清晰地活在你我的记忆中,如此地真,如此地近,不曾怀疑,也曾怀疑……

  三月拐了弯,在四月的绿中有了我太多太多的念想……

那年我六岁,二姐刚好12岁,我没上学,二姐生病天天在家,于是我成了她最近最亲的玩伴。那时候的我很少有耐心,极不情愿在家陪姐姐这个病号,因为年岁甚小,不明白白血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病。只是经常看到姐姐出血的牙齿和父母焦虑的眼神,除此之外没有太多的感受,毕竟只是6岁的孩童,不能读懂太多的东西。只知道无忧无虑地陪小伙伴玩,有时就把姐姐扔在一边,觉得和病人在一起太闷了,我的世界从没有灰暗的一面。

    渐渐地姐姐的脸越来越没有血色,出血的频率越来越高了,家里弥漫着中药的味道,我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,也收敛了自己的言行,耐心地在家陪姐姐。记得最清楚地,就是和姐姐天天一起吃红枣,可以补气血,还有就是亲戚家拿来的水果。在那个年代,能吃上香蕉也是能事。

   父母虽然力量单薄,但是从未让女儿们逊于别人半丝半豪。姐妹四人是父母心中的宝贝,虽然辛苦极了,可是我们身上的衣服总是最时新的,头发富有光泽,人前人后收到了邻居无数的赞美。在农村封建的重男轻女中,我的父母用行动书写着对我们深深的爱。

  父母的用心良苦没能感动上苍,就在我6岁的那年秋天,姐姐平躺在老式房子的正屋,临走之前一个12岁的人成熟的像个大人,叫父亲去把爷爷叫来,父亲抹着泪,去叫爷爷回家,见姐姐最后一面。

   母亲歇斯底里地哭声,也把我带入无限地悲痛中。年岁最小的我,默默流泪,第一次知道了亲人的生离死别原来是这般滋味,而这样的滋味对于一个六岁的孩童似乎来得早了,来得太早了……

   大姐那年14岁,是家中第二个母亲,懂事的她陪着母亲嚎啕大哭,因为对于死亡她比我感受更准确更深刻,于是她比我更明白母亲撕心裂肺哭声中真正的内涵……

   三姐应该是9岁,因为她长我三岁,也跟着大姐痛哭流涕,二姐微弱的呼吸被我们的哭泣掩盖的无声无息……

   周围是闻讯而来的邻居,挤满了正屋,也个个落泪,为一个花季12岁女孩的即将离开……

   爷爷终于赶到了,姐姐对爷爷有所交代,真的姐姐说了什么,我已经忘却了。可能当时的悲哀让我记不起她当时讲的所有。真的忘了,也许从未记得过……

   二姐平静地如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,如此安详和少有的坦然。交代完自己的“后事”,二姐轻声地哼着歌曲,哼着歌曲,轻轻地,柔柔地,揉碎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,还有一位母亲最真的爱……

   就这样,在这个初秋的傍晚,谁都没能挽留住母亲心中的这块肉,我的永远的二姐,就这样,就这样,走了……

   我甚至还未真正明白生死的道理,甚至来不及明白,可姐姐未能给我这个机会。好想牵起你无力的手,陪你走;好想看到你苍白脸上那纯洁无邪的笑。即使是六岁的我,对这些记得如此清晰和明了,超乎我的想象。

    成人了,每年的4月我只能爬上那冰冷的山坡,为你祭奠。

    姐,你还好吗?

    又是一年清明时,有无数的话想说,可是此刻沉默是我想要的所有……

    因为泪不许我说了,而我却是应该沉默…

    四月就在身边,它勾起了我记忆深处最深最真的念想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